知识点-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麦子熟了短篇小说

微小说 时间:2018-12-15 我要投稿
【www.zhishidian.cn - 微小说】

在理发店做学徒的金穗,回去割麦除了镰刀,还带着剃刀。得空时给村里腿脚不方便的老人理发,顺便练手。老人们瞅着脚下一团花白头发,感叹不中用了。也少不得问金穗,年纪轻轻带着个娃,咋不找下个老实男人过踏实日子呢?金穗笑笑不说话。麻利地收起衬布,招呼一边玩土的小方说,得割麦去了。

到地头,金穗愣住了:地里的庄稼已割了一小半,撂倒的麦秆扑啦啦还在挣扎,另一半麦田里隐露出俩长满艾草的坟包。

小方说,妈,谁割的?

金穗不作声,把三轮车停在地头的沟渠边,从车厢抽出两把镰刀。

小方用的是锯齿镰,哧啦啦,锯下一撮,大叫镰刀不快。金穗揽了六垄,弯腰搂一把,哧啦,再搂一把,哧啦,身后相跟着倒下了几排麦铺子,露出齐崭崭的麦茬。

割麦就是“剃头”!小方乐了,举起镰刀想象着是在铰头发——给黄头发的小毛丫剪个齐刘海儿,剃胡须——把毛丫爷爷的长胡子刮得光光的……听得“呲溜”一声,脚面一凉,蹿出去个么东西!小方放下镰,捋着麦趟子寻找:谁?尿我一脚!

背后有人笑,小方回头,见绿绣娘一摇一摆地走过来,哟,会割麦啦,能着呢,跟大志像一个砖头模子摔出来的 。见金穗面色不自然,忙岔开话走开了。

小方很丧气,土蛤蟆已不知哪里去了。太阳从云里钻出来,后背热烘烘地发燥。小方嫌手里的这把锯齿镰太磨蹭了,乘金穗不注意偷偷换了把直刃的镰刀。不想只一下,寒光一闪,他的膝盖凉得打了个激灵,几滴血便洇了出来,一道鲜红的血口子横在了眼前。

小方吓哭了。金穗摘下草帽跑过来捻撮细土敷上,脸上淌着汗,气咻咻骂他添乱!都七岁了,可让她省心过?

小方委屈地撅起嘴,说等爸爸回来,让他像大星叔叔买个带轮子的小收割机——嘭嘭嘭,地上倒一片——他就不会割破膝盖了。

金穗听了,怔了怔,又把小方搂在怀里。缓了声叮嘱他找个树荫歇着去,只不许玩水 。

小方一瘸一拐地挪到树荫下,拿土坷垃在渠里打水漂。一只黑红的蝴蝶从对岸飞过来,小方稀罕,拖着腿跟在它后面追撵。一个踉跄,小方突然叫起来,捡着了一嘟噜钥匙,黑线红线串着,以为是枣花长虫呢。金穗一看,拿起装在兜里了。

小方气喘吁吁地坐到了地上说,渴!金穗也热,脱下外面的棉布褂子,拿帽子当扇子扇。大星急急开着收割机奔过来,喊了一声小方。一瞅金穗正仰脖喝水,穿着贴身花背心,裸着细白的胳臂。脸倒红了,嚅嗫着说,找个东西。

金穗说,以后不要替我收麦了。

大星说,这不是赶上了吗?谁知,收到一小半,收割机卡了,到家没找到钥匙,怕是落地里了。随手递给小方几个烧饼,两个咸鸭蛋,还有一缸子麦仁酒。

小方啃一口烧饼,示意大星看他右边膝盖的伤口。大星叔笑了,撸起裤管让小方看他的两条腿,一边粗,一边细,有点吓人——怪不得老有人喊“瘸腿驴”,哼!一群坏蛋。

金穗转过脸,瞧见小方边剥着鸭蛋皮儿,边驱赶着碎屑上的蚂蚁,斥责道,就知道吃!说毕,撇下他们又去割麦。

疼吗?

大星叔说不疼,小儿麻痹症。

大星比划了一下开门的动作,小声说,见了吗?

小方拍拍兜,指指金穗。大星笑了。

大星悄悄拿出一把镰刀,挨近金穗呼啦呼啦割起来。金穗像没看见,胳膊甩得更快了,大星在后面一颠一颠赶着,却总落那么几步。

到地中间,金穗突然直起腰说,忙你的吧,我自个儿行。你走吧!大星说,我也没啥事……那啥,就是想同你商量一下。绿绣娘给我扯络了个对象,她表妹,在街上卖布的老白的闺女,刚离了婚……金穗把钥匙狠狠地扔出老远,说,滚!

大星说,你听我说完……

金穗不听,噼噼啪啪割得着了火似的。大星悻悻地开着收割机走了,小方站在沟渠边呆呆地看着……

金穗恶狠狠地往前割,直到麦垄被坟包挡道了,才立起身。坟上的艾草随风摆动,苦涩的艾香扑鼻而来,一只什么虫子大叫了一声……她的动作越来越慢:她为什么要生气?她有权利朝人家发脾气么?突然觉得手心疼,一个明泡已经破了,洇出了血。

坟……血……那天出门,大志被门槛绊住了一跤,她抱着三岁的小方,还打趣他,眼睛长裤筒里了?——事后婶婶们都说,该拦着些呀!小鬼挡道。……她到现在也没想明白,大志怎么会突然从脚手架上掉下来……外面一点伤都没有,干干净净跟出门时一样。……几年来,多少个黑白日子,要不是小方在身边喊着,妈妈妈妈,她早死过一百次了。

也不是说不想找个人,忘记总得时间,何况小方有时总会问,我爸爸呢?金穗就告诉他,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回来一趟不容易呢。小方乖巧地点点头,那神情和大志一模一样。

可怜的孩儿,金穗的眼前突然模糊起来,眼泪不住点地往外冒,麦粒子般啪啪落在地上——她终于寻着一个没人的地方可以好好哭一场了!她人前端着,人后装着,人都说她能干,哪知她的苦楚也是咽不下的啊……叫她怎么办?总不能让儿子陪她哭着过……泪水里天暗了,地暗了,只有满嘴的咸和涩……

等她抹干泪,站起身,却发现沟渠边,空无一人。

小方?小方呢?沟渠的水粼粼动着,格外安静。金穗惊慌起来,小方!金穗惊恐的喊叫惊动了几个干活的人。大家都说忙着干活,哪里留心一个孩子。看着沟里满满的水,大家都沉默了。几个男人跳下去沿沟 摸,没有谁摸得到。

问了几个捡麦穗的孩子,都说没见。

金穗忍不住大哭:小方啊,我的心肝儿啊,你可不能把妈丢了啊……妈只有你了……金穗的哭声引起周围一阵唏嘘。一拨人又散开去,“小方小方”地喊着。金穗虚虚地坐在地上,直着眼睛发怔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金穗听到远处大星的叫喊,金穗金穗!小方给我送钥匙去了,我以为你知道!金穗起身冲过去,搂着抱着拍打着怨着骂着不知所措的小方,眼泪噗嗤噗嗤往下掉。

小方说,妈妈,我不想看你欺负大星叔……

大星笑了,你懂个锤子!又朝围观的人说,感谢老少爷们儿,耽误大家干活了,赶明请大家喝啤酒哈。

有人接话道,瘸子,喜酒吧?

大星一瞪眼,孩子在,胡扯啥呢?

小方说,不许欺负大星叔,等我爸爸回来,揍你们屁股。

大星抚着他的头说,等你长大了,你就是你爸爸——谁都不敢欺负你。

真的?小方笑了,摸摸自己的下巴,好像那里真的要冒出胡子来。

金穗擦干泪,拾起镰刀,又走向麦地……太阳没落,月亮就升起来了,像是鱼吐出来的泡泡,圆,亮,仿佛一吹就会破。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57381266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热门文章
数据加载中...